| 网站首页 | 文化概况 | 文化历史 | 文化动态 | 文化特色 |
| 文化名人 | 文化志 | 金山传说 | 民俗文化 | 数字电影 | 网上图书馆(共享工程) |
| 联系我们 |

 
冰果英语—智能学习专家(小... 
温馨石化浪漫海滨-2011年石化社...
金山区博物馆受邀参加中国第十四...
金山农民画院的进与退-文化大发...
立足传统原生态 廊下民俗文化助...
金山获2011-2013年度中国民间文...
文广局举行主题报告会推动金山文...
"城市欢歌,牵手你我"农民工欢乐...
 
6000年金山史,四大文化遗产
程十发祖居
朱学范故居
顾水如故居
袁世钊故居
白蕉故居
高燮(吹万)故居
高旭(天梅)故居
 
朱学范
姚 光
高 增
高 煌
叶漱润
高 旭
钟天纬
顾观光

 

 发布时间:2006-10-26 16:42:12 编辑: 阅读:
顾观光

    顾观光(17991862),字宾王,号尚之,别号武陵山人,钱圩人。出身于殷实富裕的行医世家,其父医道高明,又在行医之余博览群书,是当地知名的饱学人士。顾观光自幼聪敏颖悟,理解力强,记忆力极好,在其父课读下,刻苦学习四书五经,程朱理学和祖传医术,不论酷暑严冬,深夜不倦。夏天为了防止蚊叮虫咬,甚至将双脚伸入灌满水的瓮里。家里藏书读完了,就到藏书丰富的钱熙祚家去借读,钱家为他的好学精神所感动,有求必应,使他对我国古代典籍有了较为普遍的了解。

    顾观光勤奋好学,使其父对他寄予更深的期望,希望他科举仕进,光宗耀祖。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开始,他以贡生资格,三次参加考试,但都名落孙山。从此绝意仕进,而以行医为业。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治病时不尚贵重药品,唯重对症下药,往往用一味药就能奏效,有“一味灵”之称。也不以诊金有无为意,贫穷病人甚至送医送药。

    顾观光在行医的间隙,致力于古籍的整理和研究,先后撰写了《古韵》22卷、《国策编年考》1卷、《七国地理考》14卷,校勘了《华阳国志》、《吴越春秋》、《列女传》、《文子》等,均附有《校勘记》,编辑了《古书逸文》,辑录了已散失的《神农本草》、《七律拾遗》、《桓子新论》等书。诠释的书籍有《伤寒论》、《金匮要略论注》、《伤寒经解》、《几何原本后》等。

    道光十四年(1834年)后还协助钱熙祚校勘《守山阁丛书》、《指海》,

协助钱培名校勘《小万卷楼丛书》等巨著。

    道光后期,他摆脱“乾嘉学派”的影响,从对古典文献的考证研究转向对自然科学的研究,尤其对古典天文学和数学产生浓厚兴趣。《清史稿》称他“博通经、传、史、子百家,尤究极天文历算,因端竟委,能抉其所以然,而摘其不尽然。时复蹈瑕抵隙,搜补其未备”。鸦片战争以后,西方科学技术逐渐传入中国,他能接受西方先进的科学成果和研究方法与我国古典科学融会贯通。他认为“旧法者,新法之所从出”,“中西之法可互相证,而不可互相废”。他博采中西之长,取得了丰硕成果,成为清代著名的天文数学家。

    这一时期他对传刻本《周髀算经》中27处错误作了订正,撰写了《周髀算经校勘记》。《周髀算经》是汉代一部天文学著作,书中有复杂的数学计算和勾股定理的运用。顾观光经过深刻研究,指出古人是用平面图来标明浑圆的天体,书中表示周径里数的大小数据,仅是为了在平面图上绘图而假设的,并非实测的数据,所谓“北极璇玑”也只是绘图所需的借象,并非实有的一颗星。书中反映的“盖天说”,纯属古人观察天象所作的设想,并非利用这种平圆的理论来测量天地。顾观光的这一结论,对后人理解《周髀算经》中的一大堆矛盾和繁杂的数据有极大的帮助。

    在对古天文学的研究中,顾观光还将我国古代历法与西历、回历加以比较,探求用新的方法来计算古历法中闰年误差日的数值计算。撰写了《六历通考》、《回回历解》、《九执历解》、《甲子元推步简法》、《癸卯元推步简法》、《五星推步简法》等。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至咸丰元年(1851年),顾观光着重于中西数学研究。不仅通读了当时所能得到的同时代学者的数学著作,而且“凡近时新译西术”都觅来悉心推敲研究,对每一本书,每一种数学新法加以验证,取其“明确之理”,纠正其“不尽之处”。先后撰写了《算剩初编》、《算剩续编》、《算剩余编》、《九数外录》、《九数存古》等专著。如西人求圆方法,只知圆内各等边之半为正弦,而不知外切各等边之半为正切,因此顾观光采用古代数学中“六宗、三要、二简”的方法求外切各等边之正切,弥补西法求圆的不足。他还认为西方数学家杜德美的“圆径求周术”方法原理不够严谨,解法繁琐难记,因此他把同时代数学家董佑诚的“割圆连比例求圆法”和杜德美的“圆经求周术”相结合,使圆的弧与弦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求弧如求弦,用弦如用弧,“一弧之数,即众弦之合数”,使“弧线、直线相求之理始尽”。

    咸丰四~五年(18541855年)顾观光发表一系列论文对同时代数学的研究成果进行了精细的剖析,并与西法进行比较,提出了许多有关求圆、级数、对数求解和对数造表的补充意见,完善了他们的研究成果,推动了我国近代数学的发展。如他认为戴煦、项名达的“方圆互通解析表达式”,既肯定其成果,也指出这个方法只有“弦数求余线”,未能阐明“割切二线之间的相互关系”,李善兰所著《对数探原》用“尖锥法”处理对数计算,虽较西法简便,但计算程序繁琐,且只能造表,不能直接求出,他提出“用诸乘方差的办法来直接求对数,则更为简便”。

    咸丰初期太平天国起义军大军压境,乡里人心惶然,而顾观光依然宁心静思,沉缅于数学的研究中,“以算理自遣”。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占领金山县,避乱东赴奉贤、南汇,但其次子顾沄则随太平军而去,下落不明,挚友韩应陛(数学家)在避乱途中触暑“惨惨发病而死”,接着老妻唐氏和幼子顾源又相继去世,他悲痛成疾,郁郁寡欢,于同治元年(1862年)长别人世。

    顾观光作为近代天文数学家,是近代中国一大批善于接受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爱国知识分子中的一个,赢得人们的高度评价。诸可宝说:“上舍(指顾观光)之于古今中西诸算术,无所袒,而皆有所发明,可谓能澈中边者已”。(《畴人传》),姚光认为他的著作“洞微乎古法之源,抉择于西人未言之秘”。



 
金山文化信息资源共享网 版权所有     金山区文化局主办
技术支持:Powered By JiYun   JYCMS  网站备案序号:沪ICP备06057286号